追蹤
大隻若魚。脫軌就是背包客的人蔘
關於部落格
我的初衷與始終=>不懂器材+沒設限亂拍
  • 52973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熱門標籤
仰光
曼德勒
緬甸
芽莊
自助
百岳
鄒族
菲律賓
愛尼島
合歡山
嘉義
阿里山
越南
泰國
背包客
南投
登山
台東
墾丁
旅行

奇萊南華慢漫走

5b61cd7279a66.jpg
走著走著就走到了天池...

2018/07/28台中-埔里-廬山
2018/07/29廬山-屯原登山口-雲海保線所-能高瀑布-天池山莊-光被八表
2018/07/30天池山莊-南華山-天池-奇萊南峰-天池山莊-屯原登山口-霧社-埔里-台中
有人說結交朋友就像打開新的窗戶,能看到以往沒見過的風景,最近因為工作的關係認識了許多忘年之交,也因此打開好多扇窗,從聊天之中彷彿遇見許多從前未知的世界,在熱衷登山的大哥口中得知日治時期台灣山岳的"三高",​​​​新高山(玉山)、次高山、能高山,​​​說什麼也要一睹三高的風采才不枉為台灣人啊!既然前年拜訪過玉山主峰,這回就來去能高山賞風景吧!查了資料可從能高越嶺古道走起,非常有行動力火速挑了能休假的良辰吉日抽到天池山莊床位就來去山上住一晚!

人生第一次重裝備長征,45L的背包裝下這堆傢私還有餘裕空間,除了睡袋與一堆電子設備的電池之外,用琳瑯滿目的食物填補讓五臟廟陷入空洞的危機,根本是個移動的雜貨店。

登山前一晚,下班後匆忙從台中趕到埔里,等待被此行的同伴-賽德克大哥領走,抵達地理中心碑飄起毛毛細雨,不禁對未來兩天行程堪慮,好不容易擠出的假期,拜託老天千萬別澆熄出遊的興緻。

這支成員兩位,名為“藍色啤酒海”的隊伍正式成軍,團員會合後,賽德克大哥駕著小藍貨車流暢奔馳在雨夜的山路,不消一小時已經抵達今晚落腳處-廬山部落,那是大哥的朋友開的店。

老吳演唱會此時正轟轟烈烈在小巨蛋開唱,搶不到票的我只好上山避暑解悶!
夜衝部落真正”不識廬山真面目”,這是久違的熱血。借住賽德克朋友家,以酒會友似乎是山上的傳統...

清晨6點在宏亮的雞啼聲中準備迎接充滿挑戰的一天,在山上朋友接送下,馬不停蹄驅車前往屯原登山口。
遠離都市喧囂,就算只是車頂的露珠也別有一番風情。
帶著興奮與忐忑抵達屯原登山口,背上裝備蓄勢待發。

山上的朋友提醒切莫忘記對山神大地的崇敬,入山前和大地乾杯的儀式是祈求一路平安不可或缺的重要環節。人生第一次喝保力達竟然發生在能高越嶺古道入口的貨車上,這個場景就像素昧平生的朋友載我到登山口一樣絕妙。

帶著朋友的祝福出發了!就算是偶有落石也不會阻饒登頂的決心。

帥氣不到十分鐘,眼前的碎石殘壁,讓我第一次興起打退堂鼓的念頭。
舊有的橋樑已斷裂毀損,賽德克大哥一旁盡責導覽著關於這條古道的風花雪月,我卻緊蹦神經專注腳下的蜿蜒碎石,至於哥說了什麼,我暫時收不到訊號。
13公里之行始足下,以過去從玉山登山口輕鬆走到排雲山莊8公里的經驗,我天真以為七點出發,中午抵達天池山莊只是小菜一碟。
乙線#66是哪位啊?即使沿途偶有標示,我也不知其所以然。
頹圮小橋樑是山林裡經常會出現的存在
























 

 

 

 

 

參天的老樹究竟經歷了多少歲月與滄桑?只有時間知道。

每一位山林工作者都值得接受登山客起立鼓掌,途中巧遇兩位巡視水管人員,騎著檔車奔馳在羊腸山徑的帥氣無法忽視。
狹窄山路裡徒步都讓人提心吊膽,騎車奔馳在處處暗藏玄機的山林裡,那份膽識與勇氣令人難以望其項背。

漫漫長路中偶爾出現的路標就是提振士氣的最佳配方

一次只能容許五人通過的小吊橋由我獨享

能高越嶺古道全長27KM,登山菜鳥先以較好入手的西段試水溫,邁開輕鬆步伐前進。

4.3K福雲宮的福德正神保佑過路人一路平安

4.4K雲海保線所是山友休息與解放的貴寶地,卸下一身裝備與疲累,補充養份與全身舒展操之後趁著好天氣繼續趕路。

在上氣不接下氣的喘息中,海拔已經爬升到2360M,天空很藍,陽光很大,我很喘,但是認證照片一定要來幾張,即使再累也必須保持帥氣。

指示牌上訴說著能高越嶺古道的曾經,原來爬山健行不只能強健體魄,還能更貼近台灣這片土地的過往。日治時期為了橫跨台灣屋脊-中央山脈的阻隔而東電西送,從霧社到銅門共設置327座電塔,期間每10km設置一個保線所(共8座)以便維護與管理設備,雲海保線所便是其中一處。

休息過後就要面對傳說中的崩壁大魔王,我調整呼吸,故意不去“欣賞”眼前崩壞山壁的壯闊,只得蹦緊神經全神貫注腳下跨出去的每一步。不需路牌提醒,這種驚心動魄的場景我一刻也不想逗留。

即使腳底發毛,深怕不留神就一失足成千古恨的專注神情,也得留下幾張紀錄,這應該是我流浪史上能排上前幾名的帥氣。

一邊是坍塌山壁,一邊是令人腳軟的萬丈深淵,走到這裡進退兩難,即使恐懼也毫無選擇只能咬牙走下去。
崩壁把我逼到崩潰邊緣,只得非常俗辣拉著哥在驚呼之中走完全程,豈料事情不是憨人想的這樣簡單,以為已經結束的惡夢又接二連三出現在眼前,這是身為懼高重症患者的我人生中最艱難的時刻,想到這段刻骨銘心回程還要再經歷一次,也只能埋怨娘怎沒給我生個大膽子了。

偶有出現沁涼小瀑布讓大崩壁帶給我的緊蹦稍微緩解

如果不趕路,就想在此席地而坐,啜飲一口清涼,聆聽山泉水譜出的悠閒樂章。

隨著幾處道路中斷的高繞與海拔爬升,沿途林相也在汗流浹背之中從闊葉林逐漸轉變成針葉林,詭譎多變的山林天氣總令人摸不著頭緒,時而豔陽高照,時而風雲變色。正因天有不測風雲,讓人時刻不敢鬆懈腳步。

雲霧繚繞讓能高瀑布穿上一層神秘面紗,走過號稱全台灣最高的能高瀑布吊橋之後,距離天池山莊0.1m的路標令人欣喜若狂,能高越嶺古道西段挑戰成功,我想對扛裝備的肩膀和馬不停蹄的雙腳說“你們辛苦了”。

一路走來顧著拍照腳程稍慢,沿途沒遇到幾個山友以為嚴重落後,抵達天池山莊才知道我是第三個報到者。

下午一點多的天池山莊,該走的走了,該到的還沒到,是山莊一天之中最靜謐的時刻,迎面而來是莊主兩個學齡前孩子,他們熟練帶領我朝莊主休息室方向移動報到。
客氣的莊主竟是同行賽德克大哥的舊識,兩人熱絡寒暄幾句後,我已迫不及待進房卸下一身沈重。

登山界流傳:如果玉山排雲山莊是五星級山屋,天池山莊就值得七顆星表揚。此話不假,小木屋四人房通鋪比想像中寬敞,連行李置物櫃都大到可以容納一整個雄壯的我還綽綽有餘,誠意滿滿的山屋,我會盡情享受得來不易這美麗的一晚。同床的室友會是怎樣的人呢?

午後雲霧遲遲不散只好打消登頂念頭,輕鬆散步到南投與花蓮縣界“光被八表”

遠望100年重建的七星級天池山莊,內心澎湃依舊,感謝勞苦功高的前人耕耘,造就今日登山者的便利。

錯開登山熱門時段的週末,平日的山林人煙罕至,揮之不去的雲霧讓悠閒健行的路徑增添許多未知的變數。

忽明忽暗的山頭,展望也充滿曖昧。

持續大霧只好來這虛應故事,為了紀念東電西送創舉而建的紀念碑,昂首矗立在花蓮與南投縣交界,即使無展望也滿滿感動!再走46Km就到銅門,感覺很嗨!果然橫越中央山脈才是前往花蓮捷徑,是不是該找個體力還不錯的日子挑戰這個瘋狂?!

盤算著明日拿下兩座百岳的計劃完全趕不上變化,只期待老天賞臉給個好天氣。

兩隻腳戰鬥一整天不停歇,從光被八表回程完全是靠著想要吃上一頓熱騰騰晚飯的期待走回天池山莊。一路上彷彿已經聞到從廚房飄散出來的飯菜香,走路走到傻了大概就是這樣子吧!
天池廚房的伙食以“盆”為單位,冒著白煙的飯菜澎湃上桌,山友們秩序地排隊迎接美好的晚餐時刻。

不經一番寒徹骨,哪得飯菜撲鼻香。只有食物能慰勞一整天的辛勞,特別是在物資運送艱辛的高海拔山區,一頓家常菜都是此生難忘的回憶。自備餐具無限暢食,不怕吃不飽,只怕吃不完。一向對食物不講究的我止不住嘴角上揚,點頭如搗蒜讚揚這一餐得來不易的晚飯。
一輪明月高掛,另一頭是千萬繁星串成的銀河,晚飯後瑟縮著身子在山莊二樓露台品味寧靜的夜空。
翌日清晨三點,解決廚房準備的簡單清粥小菜後摸黑步行箭竹簇擁的步道,往南華山追日去。
人生第一次夜行山林,才體會到頭燈在野外的重要。帥氣又實用掛在額頭,眾人循著唯一路徑前行,像極了暗夜中規律移動的螢火蟲,很是壯觀。除去前往奇萊南峰與半路身體不適折返的山友們,今晨登上南華山等日出只有四人。
大自然就有這個魔力,即使曾在阿里山三年看遍無數日昇月落,對於登頂後的壯觀視野依然動容。

清晨的南華山頂撲簌簌大風吹沒有停止過,登頂的澎湃激動隨即被眼前壯觀的景色掩蓋,目不轉睛盯著山頭迸出的光暈,深怕錯過每一秒風雲變色的絢爛。在山頂上看日出有多美?只有經歷過才知道。
聖稜的日光劃破天際,日出時間登頂的四人驚呼聲此起彼落,此刻言語都是多餘,眼前的美好展望與日出我不會忘記!感謝老天恩賜,滿滿的雲海日出稜線大套餐一次滿足。
360度全景模式是登頂收到的最棒禮物,說不上台灣的山岳有多美,因為已找不到足以匹配的詞彙。
即使來自不同地方,因為對大自然的熱愛而相聚此刻,今日唯四登頂享受日出大景,其中兩位夥伴已非首次到訪,足見南華山魅力之大,摸黑出發的疲勞完全拋在腦後。
隨著時間推進,瞬息萬變的景色讓人流連忘返,平靜享受眼前景色更迭,來時路有多艱辛已經沒那麼重要。
天色漸涼,陽光大方灑落大地,方才摸黑的路徑竟是整片蓊鬱草原,又給了我另一個捨不得離開的理由。
趁著天氣大好折回天池,繼續往奇萊南峰方向探險。

登山者口中百岳過夜入門的奇萊南華山,對於具備爬山菜鳥與懼高重症患者雙重身分的我來說,真不是個簡單任務,兩天一夜的行程,疲累並快樂地往前邁進吧!
乾涸的天池配上萬里無雲的藍天與蒼翠連綿山峰,我的影子也成為明信片裡頭的風景。

一夜沒睡好的疲勞與清晨匆忙就食出門的飢餓雙重夾擊,前往奇萊南鋒的路上,只有靠意志力和無限暢飲的美景支撐,期間無數次興起放棄念頭,直到背了兩天的芭樂果腹,總算回到半尾活龍狀態。(因為太飢餓,水果也只能塞牙縫,無法滿足想立刻吃下一頭牛的慾望)

咬牙用盡全身最後一絲力氣登上奇萊南峰,2km的蜿蜒山路爬升,抵達三角點竟像是消耗了一輩子青春。
從山頂遠望開墾過度的清境,坑坑疤疤的傷口破壞了連綿山峰該有的翠綠,在理想與現實之間如何取得平衡值得深思,然而身為觀光客的我,也是成就這片醜陋的幫兇。
登高必自卑,行遠必自邇。曾經以為憑我的體力能順利抵達天池已是奇蹟,能看到夕陽日出都是錦上添花,更不敢奢望能走到這一步,無數次想打退堂鼓都被“再努力看看”的聲音拉著走,走著走著就到了這裡。
奇萊南峰附近有一處吸引人目光的石頭堆,讓我想起曾經在西藏旅行見過的馬尼堆,庇佑旅人一路平安。
帶著馬尼堆的祝福平安下山,體力已耗盡,怎麼走回天池已無多餘心力思考,只能繼續走下去...

身為最後一個回到天池山莊的房客,從奇萊南峰下山一路嚷嚷著“還能吃上一碗熱呼呼的麵已是我此生最大盼望”,即使誤了餐點時間,果然我沒有被佛心莊主遺忘。

真心佩服山上工作者無私奉獻,做七休七的輪值生態,每一回上山得張羅所有山友的起居,非常人能勝任。

揮別天池山莊,看著不討喜的13K回程距離只有欲哭無淚的份,沒有多餘氣力做無謂掙扎,就認命走吧!
山林小徑因為午後大霧增添許多難以捉摸的浪漫,莊主說今日尚有七十位山友入住,我以完成任務的過來人輕鬆心情陸續向迎面而來、氣喘吁吁的對向山友一一加油打氣,如同昨日入山沿途不斷接受鼓舞一般,將登山的熱血活力繼續傳承下去。這是登山不同於旅遊的迷人之處,你不會和前往相同觀光景點的陌生人閒聊你的旅遊趣事,但是你總能輕易和擦身而過的山友打開話匣子分享漫步山林的經驗,這就是登山的魅力。
回首來時路,我不知道昨天哪來的勇氣熬過這一段大崩壁,所幸大霧阻饒視線,也遮住一大半我對於懸崖峭壁的恐懼,沿途以“面壁思過”姿態配合小碎步走完這段艱難的路途,我以再次克服恐懼的自己為榮。

走出登山口,兩天一夜跋山涉水的艱辛宛如一場夢,不可置信我竟然完成了夢一般的旅程。快馬加鞭驅車前往霧社,趕上末班回台中的公車,帶著全身痠痛與意猶未盡期待下一次旅程。

雖不是首次登山,卻是第一次嘗試背10kg裝備長征,只是想摸清自己是否有攻嘉明湖的能耐,這麼硬的旅程,整整兩天,將近7萬步,逼近50Km的山路,造就了腳底4顆水泡,拼湊出刻骨銘心的回憶。行前的忐忑完全因爲登頂後的壯觀景色煙消雲散,台灣山岳真的太美,不要辜負上天送我們的這份禮物。如果對生活不滿意就去爬山,你會體悟到ㄧ碗泡麵、ㄧ杯水的珍貴。如果過得太安逸就去爬山,你會知道世界有多大,自己有多狹隘。山永遠都在,只要準備好,就出發吧!

天池
南華山
奇萊南峰
天池山莊
能高越嶺古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