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大隻若魚。脫軌就是背包客的人蔘
關於部落格
我的初衷與始終=>不懂器材+沒設限亂拍
  • 52973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熱門標籤
仰光
曼德勒
緬甸
芽莊
自助
百岳
鄒族
菲律賓
愛尼島
合歡山
嘉義
阿里山
越南
泰國
背包客
南投
登山
台東
墾丁
旅行

新疆畢業旅行DAY6-禾木奇遇記

這些人 這些事 若非這顆堅持走完全程的決心 也許永遠沒機會見証他們的善良與純真

前晚還喜孜孜擬定一早衝上山頂對著村落大喊"I am the king of the world"的完美作戰計劃
被馬搖到骨頭散了的兩個豬頭隔天竟睡到太陽曬屁股 醒來只剩一抹晨霧高掛山頭向我們道早安
拍日出?(乾笑)沒有導遊鞭策也沒有客房叫床服務的自助旅行 不小心睡到天荒地老是常有的事

所有不開心在摔馬時一併被震碎 今日心情大好 光線也特好 就算沒拍到日出仍不減遊興

塵土飛揚的路上飄散著拂曉的淡淡水氣 靜默片刻就能輕易感受到大自然的呼吸
太陽冉冉升起 水面上映照著牛群馬匹散步的悠哉 小木屋依舊曖昧躺在未完全散去的晨霧中

不必氣喘噓噓老遠衝上觀景台 步行到附近小山坡遠望就能見到這一幕讓人誤以為跌進童話的夢境
 
君子報仇 三年不晚 將來一定要把欺負我的小灰騎回去(誤) 是蹂躪回去啦!(怎麼說都不對)
早飯後 慢熟的卡那提又對我露出那一臉難以抗拒的笑容(我個是很容易被男生笑容抓走的人)
"睡得好嗎?"、"累不累?"、"有沒有換一副新的屁股繼續趕路?" 幾句簡單關心就把我融化了…
雖然我的馬很壞 但我的馬夫還不錯帥 所以當下我就打消客訴他的念頭(可以客訴馬嗎?)
這一摔 摔掉我的煩惱與憂愁 摔出對生命的重新領悟 以後我會更珍惜生命 努力活著

裝可憐向馬隊退了騎馬的行程 牽著馬匹打道回府的失落背影 不知道他回馬隊會不會被關緊閉?
在心中大聲呼喊~再見!卡那提 永别了!我會永遠想念你!這輩子應該沒有機會相遇了!

達達馬蹄聲 遊客喧鬧聲 卡卡施工聲… 天亮之後 此起彼落的吵雜劃破寧靜純樸的小村莊

回國後爬文發現有台灣同胞在此受騙的血淚經驗 企圖混淆視聽的山寨"青年旅舍" 入住前請三思

即使地處偏遠 有錢能使鬼推磨 在依賴觀光維生的禾木村吃吃喝喝不成問題

來一大碗漂浮著油脂的鹹奶茶 當日現做的包子熱呼呼端上桌
 
大口享受多汁的包子 豪飲奶茶 微涼的早晨有股暖意流竄全身 我也感染幾分北方人的豪邁呢!
↗ 大手拉小手 走到路的盡頭就是喀那斯蒙古族中學 今天是開學的日子?!

禁止閒雜人進入的學校內臟長這樣 不得其門而入 只能在柵欄外當怪杯杯亂拍
一溜煙就到中午 接送子女放學的家長旋風離去 不見擁擠與熱絡的校門口隨即回復平靜

花團錦簇在校門外搖曳生姿 隨風慢舞 我的心也跟著花香在微風中盪漾

棉絮飄啊飄~ 蜜蜂飛啊飛~ 我在花叢裡追啊追~追名利?追夢想?還是追尋再也追不回的青春?

走上小山坡就是往返禾木售票口賈登峪…等鄰近景點的區間車站

絡繹不絕的遊覽車載來一群半日遊的內地同胞(有遊覽車!所以我震碎屁股騎馬到此是為了什麼?)
有穿金戴銀的大嬸 有踩著高跟鞋 脖子纏繞華麗絲巾的小姐(你們確定沒走錯地方?)
有西裝筆挺 皮鞋發光的大叔 還有看到佈滿陳年汙垢的茅坑而露出嫌惡表情的年輕人…
大夥兒一下車就左顧右盼露出驚嘆與新奇表情 七嘴八舌討論著村莊不可思議落後的場景

區間車廣場前散佈一小片提供觀光客血拼紀念品的小市集 看來都是同一家工廠批發的商品
我沒有預算灑大錢 拿出裝熟的看家本領在周圍轉悠轉悠 不小心與攤販們聊成一片
 
在擺滿琳瑯滿目紀念品的攤位前 閱人無數的爺爺掛著爽朗笑容輕易揭開我是台灣人的謎底(這麼好猜?)
 
長江一號呼叫:
前方有可疑人物蹲在草地上邊喝飲料邊裸露出違害善良風俗之部位 企圖轉移遊客注意
請全面啟動緊急防護 以免無辜百姓遭受流彈波及 OVER!
面對大庭廣眾解放小弟弟的弟弟 明明很害羞卻忍不住狂按快門(阿姨有練過 心術不正者勿學)

麻雀雖小 五臟俱全 消防站在小木屋群集的村落戲份吃重
 
在提供遊客解放的五星級閃亮亮廁所(當地只有茅坑)外面與這兩個小姐弟相遇
大熱天裡 小姐弟正忙著揮霍茅坑洗手檯上的冰水 天真燦爛的臉龐在豔陽下格外耀眼
起初只敢遠遠追逐他們嬉鬧的身影 終究忍不住被童言童語裡清澈開朗的笑聲吸附過去

瞎聊片刻 混熟之後 把他們抓來玩自拍 顯然單純的他們還不大懂怎麼看鏡頭

想要偶爾藏身在此 將塵世的一切拋諸腦後 只剩下自己與自己對話
 
喀納斯是神的後花園 禾木村則是神的自留地 近年來被炒熱後 濃烈的商業氣息幾乎掩蓋原始淳樸

不論走到哪裡都有馬夫晃到身邊拉生意 不必等到他們開口 總一派老練回答:我是騎馬來的!
 
在馬隊附近蹓達的小兄弟靦腆望著我 嘴角泛起淡淡漣漪 卡那提的人生似乎已預告他們長大的模樣

在村莊閒晃一圈又撞見小姐弟在路邊玩耍 好像遇上老朋友般一見如故 走近寒暄(明明不久前才分手)
黝黑的臉龐依舊掛著天真的笑容 下雪或豔陽 他們不放在心上 那我又何必在乎呢?
既然是來學習放慢腳步的 那麼就該徹底入境隨俗 曬成黑人也罷 
 
因為旅伴身體不適 讓我多得一段悠閒下午時間放鬆 啃肉串 曬太陽 寫明信片 記流水帳
望著草皮上逛大街的雞群放空 木屋老闆將音響開到極限 齊秦的歌聲散播整個村莊 我高聲附和

擺滿一屋飲料乾糧與紀念品 這是村落裡超市的模樣 哈密瓜小山秩序地堆積在商店門口招攬生意
 
長年住在哈密瓜海裡 這小子嘴巴可甜 逢人就美女~美女喊著 讓我忍不住又走進買了昂貴的汽水
小子說:我記得妳們倆!一個戴眼鏡一個沒有! 我:既然咱們是朋友~水也比照昨天的價錢吧!

冰涼湍急的河水和禾木村的清晨一樣簡單純潔 兩岸的蓊鬱 堆疊出與世隔離的自得其樂
跨過禾木橋 一整片白樺林高聳挺立在太陽下 像是早已預演過千百次 朝氣蓬勃迎接來自遠方的我

雖然我也是外來客 卻無法適應擠在群眾裡搶著景點拍照的鬧哄哄場面
人潮一波又一波襲捲而來 嘈雜喧鬧在耳邊盤旋 打斷我坐在禾木河畔發呆曬太陽的興致
抖一抖不情願移動的大屁股 火速遠離身後那一團搶拍到此一遊照的觀光客(我不也是觀光客嗎?)
此刻一身風沙的我 竟有那麼一點點身為在地人的驕傲


不管徒步或騎馬 從賈登裕到禾木 經過禾木橋是進村唯一的路

烈日的光束投射在迎面走來的牛群身上 藍天綠地變成最炫爛的大自然舞台 我是唯一的觀眾

縱然村裡沒有任何來自文明世界的交通號誌 散步上橋的牛群馬匹仍能井然有序列隊通過
 
過去二十多年 我到底是怎樣漫不經心的活著?竟然從新疆旅行才學會靜心觀賞路邊野花小草的美
 
約莫四十分鐘爬過數不清的台階與迂迴山路 觀景平台出現在眼前 搶拍夕陽人潮散去 我又遲了一步

禾木是全世界僅存的3個圖瓦人村落(禾木村喀納斯村白哈巴村)中最大的聚居地

觀景平台上唯一的超市
 
正港ㄝ"卡撐定扣扣"(台) 今天的屁屁特別翹有沒有 差一點就頂到天空那麼翹
在摔馬之後得到一個結論 想成為讓全天下婆婆滿意的媳婦 就先把水蜜桃摔腫看起來比較會生

阿媽交代不能浪費食物 記取吃太撐的教訓 晚餐與旅伴合點一盤青菜配白飯 我們愈來愈好養了!

大老遠飛到新疆被馬劈 當然要記錄下歷史性的一刻 可不是人人有機會!(誰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